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热点问题
引导基金进化论:区域性限制减弱 向市场化微转型
字号: 发布时间:2014/8/26 10:26:48    阅读次数:3086次

国内政府引导基金自1999年问世于创投舞台,15年里悄然发生着角色转换。从资本寒冬中投资机构争相追捧的出资主体,到撬动民间资本进入创投领域的有力杠杆,甚至盘活一方经济生态。

与此同时,也不断有业内人士担忧引导基金在运作过程中存在天然弊病,如投资限制条件偏多导致“择地不择优”,规模普遍偏小且募资渠道狭隘,甚至有人预测在不久的将来它将完全被历史终结——彻底向商业性母基金转变才是出路。

政府引导基金究竟是PE的及时雨,创业者的救命稻草,让利于民的公益大使,还是存在着“自燃”基因的自我终结者?

创东方董事长肖水龙认为,引导基金对于一个地方的政府企业所起到的作用不仅限于引入资金,同时还起到引进人才、资本运作和创业理念,以及引入商业资源及增加税收的作用。

从多方面看,今天的引导基金已比诞生之日增添了许多市场化气息——成为更接近市场化的FOFs。北京地区某引导基金工作人员对ChinaVenture记者表示,这除了表现在项目答辩及决策等环节外,主要体现在优惠政策及风险补助等方面,比如曾经的利率回购等优惠条件现已取消,并且比较靠近市场化FOFs。

青岛创投引导基金投资管理部负责人则表示,该机构在投资回报方面与其他LP同股同权,并无具体优惠条款。

区域性限制逐步减弱

根据投中研究院统计,截至2013年12月份,中国政府共成立189家引导基金,累计可投资规模接近1000亿元(以基金首期出资规模为准),参与子基金数量超过270支。就目前来说,主要有母基金、跟进投资、风险补助等模式。

母基金成为引导基金目前最主要的运作模式——引导基金根据不同阶段及方向,向创投基金进行出资,并在约定期限内退出。而在国内不同地区,政府引导基金的资本来源及政策亦有差别。

青岛创投引导基金将自身定位为“政策性母基金”,其全部资金来自财政。至于落实到投资的具体项目,对单个创投基金的出资比例不超过30%,目前一般在20%以内。

不过,引导基金往往对所投项目有一些地缘约束:多数要求在本地注册,部分地级引导基金仅要求基金注册于本省。

一位创投机构合伙人谈起自己接触到的需投引导基金所在地的项目比例称,有些甚至可达50%—70%,也有时会根据投资阶段来做限制,也有些引导基金会有2倍于出资额度的资金投向本地等条款。“不过当地若有好项目,我可能不只出两倍——而且我们其他基金也可以跟投。”该合伙人称,更看重的是项目本身。

由于地域投资比例要求对投资机构项目源有较大限制,因此在实际运作中,部分引导基金在参股之后逐步放宽了投资限制。如青岛创投引导基金,最初要求机构投资于青岛辖区企业不低于基金总额70%,而目前仅要求其引入的资金额度投资于青岛早中期企业。

在项目投资方面,上述北京地区引导基金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对待资金投放是阶段性操作方式:2000年初是跟进投资——当作为地区政府的合作伙伴将参与区内某企业的投资时,他们会配合进行配套跟投。而2006年之后,该基金团队的项目投资完全按照直投方式运行,甚至会作为子基金的领投者。

向市场化FOFs微转型

多数引导基金可接受公司制和有限合伙制两种,少数引导基金仅限公司制基金。由于企业法人制引导基金多采用公司制,所以对国有资产常负有保值增值的义务,进而对于管理团队的激励机制相对市场化,某些地方已经在向专业的市场化FOFs转型。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多家引导基金都在强调自身“企业化”或“市场化”的元素。这是否意味着引导基金未来向市场化FOFs转型是一种大趋势?但仍有一种观点认为,按照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发改委、财政部等部门《关于创业投资引导基金规范设立与运作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08〕116号)相关要求,政府引导基金是为了“克服单纯通过市场配置创业投资资本的市场失灵问题”而设置的、按市场化方式运作的政策性基金,“引导基金应以独立事业法人的形式设立”,决定了其政策性导向定位。

上述北京引导基金机构人员直言,他们目前存在两方面业务:一是母基金,一是直投,视需要匹配。虽然较市场化激励机制更完善的专业母基金,自身引导基金还不能完全比拟,但作为企业形式的机构,相比事业性质单位的运作仍有所不同。

他以直投举例说明,“基金部与风控部会和其他投资者一同做尽调和舆情分析,若一家创业企业确实符合商业逻辑与合作条件,我们才会谈合作方案,并跟进企业上会后的众环节。”

在此方面,青岛创投引导基金策略有所不同,虽然是标准意义上的政策性引导基金,但相对而言对本地投资、行业限制等硬性约束门槛较低,更多的是靠项目推荐、对接活动、政策指导等服务吸引资金自主落地。管理中心只作为特殊身份出资人实施过程监管。

优惠政策及风险补助方面,不同地方政府引导基金所表现出的“市场化”程度也有有差异。

比如深圳引导基金,对本地早期项目中GP的奖励是可以将carry从20%提升至50%。而青岛创投引导基金目前则无风险补助机制。

对于前述北京引导基金而言,其所在地的创业投资环境与项目资源已经足以吸引足够投资机构的参与,所以在多年前早已取消了利率回购等优惠政策,并且历史上也“只为前五家提供过些类优惠”。

一位资深私募投资领域人士举例称,如杭州某引导基金完全不要收益,“其他LP赚了钱可以全部拿走,三年之内还本免息,三年之外例行分一些利息即可。而像苏州政府引导基金,并不对参投机构进行所投项目的注册地限制,引导基金也会对项目进行一定补贴,但并不多”。

据投中研究数研究结果显示,目前来说,国内的引导基金虽然是以FOFs的方式进行操作,但是与市场化的FOFs在各方面依然存在着较大的差异,引导基金仅具备了FOFs的“形”,但尚不具备FOFs的“神”,其本质原因在于,引导基金其本质源于政府职能的延伸,而市场化FOFs则是私募股权投资市场在进化过程中的产物。

来源:ChinaVenture [作者:王先]

版权所有:国家科技风险开发事业中心    ICP备案序号:京ICP备1204082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29号翠微广场B座15层    邮编100036
技术支持:矩阵科技